高考結束后,對于廣大考生和家長(cháng)來(lái)說(shuō),最關(guān)注的事情就是考分和填報志愿了。就在最近,一款標價(jià)11999元的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在全網(wǎng)熱銷(xiāo)。

 

對于這個(gè)價(jià)格高昂的志愿填報服務(wù),有人認為這是明碼標價(jià),“一個(gè)愿打一個(gè)愿挨”;也有人質(zhì)疑,認為這是利用家長(cháng)的焦慮,把家長(cháng)當“韭菜”收割。

 

但不可否認的是,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越來(lái)越火爆了。

 

火爆的市場(chǎng)背后,是不斷增長(cháng)的需求

 

近年來(lái),高考報考人數逐年增加,錄取競爭越來(lái)越激烈。各地新高考政策陸續實(shí)施以來(lái),志愿填報規則發(fā)生變化,相關(guān)報考信息搜集更加困難。

 

行業(yè)咨詢(xún)數據顯示,54.8%的考生和家長(cháng)在填報志愿時(shí)擔心出現填報失誤,22.3%的考生和家長(cháng)擔心選錯專(zhuān)業(yè)。在新高考改革后,考生普遍缺少獲取高考填報信息的渠道,亟須高考志愿服務(wù)來(lái)打破“信息差”,為志愿填報把關(guān)。

 

因此,近九成高考生愿意選擇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,將這“臨門(mén)一腳”交給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操作。



畢竟,即便大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影響不了整個(gè)人生,至少也會(huì )影響到許多學(xué)生步入高校后的四年學(xué)習生活。

 

6月11日,在央視網(wǎng)發(fā)布的一則關(guān)于大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與轉專(zhuān)業(yè)的調查中,超七成網(wǎng)友表示不喜歡自己的大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。

 

專(zhuān)業(yè)選擇的錯誤,直接原因是高考后志愿填報的失誤。而近年來(lái)興起的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,無(wú)疑為迷茫的考生及家長(cháng)提供了一根“救命稻草”,來(lái)避免進(jìn)入大學(xué)后“所錄非所愿”的尷尬局面。


 

強烈需求之下,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市場(chǎng)越來(lái)越火爆。

 

從2016年以來(lái),我國高考志愿填報付費市場(chǎng)規模不斷增加,在2023年達到9.5億元,預計2027年將增至12.2億元。



而且該行業(yè)相關(guān)企業(yè)也一直保持增長(cháng)態(tài)勢,增量在2021年達到頂峰。雖然2022年開(kāi)始,受教培行業(yè)遇強監管影響,相關(guān)企業(yè)注冊量減少,但2024年前5個(gè)月,已有21家高考志愿相關(guān)企業(yè)注冊,較2023年同期增加23.5%,全年注冊量有望反彈。

 

迅速發(fā)展的市場(chǎng)也讓多家大廠(chǎng)看到商機。據了解,百度、知乎、今日頭條、抖音、夸克、360、騰訊等企業(yè)紛紛推出高考志愿和信息搜集服務(wù)。



值得一提的是,在目前全國現存的志愿填報服務(wù)企業(yè)中,河北省聚集了1051家,占全國總量的72%。相關(guān)企業(yè)數量分布前十名的城市中河北占了一半,其省會(huì )石家莊亦為分布數量最多的城市,較其他城市斷崖式領(lǐng)先。



從高考人數來(lái)看,河南省一直都是高考大省,但志愿填報企業(yè)卻大批集中在河北,有相關(guān)專(zhuān)家分析,河北省高考高分段考生比較多,同樣的分數在錄取上的競爭更激烈。疊加河北省高校資源較少等因素,共同催生了更多市場(chǎng)需求。

 

 

五花八門(mén)的“天價(jià)”課程,值得買(mǎi)嗎?

 

在強烈的市場(chǎng)需求下,許多機構推出不同課程,目前市場(chǎng)上主流的服務(wù)類(lèi)型有線(xiàn)上咨詢(xún)、志愿填報卡、一對一或一對多服務(wù)、高中生涯規劃課程等。課程的價(jià)格也隨著(zhù)越來(lái)越高的需求而不斷水漲船高。

 

以近年來(lái)大火的張雪峰旗下志愿填報公司“峰學(xué)蔚來(lái)”為例,其為2024年考生推出了價(jià)格從8999至17999元不等的志愿填報服務(wù),最高價(jià)格較2023年上升了2000元。



在談及為什么會(huì )選擇付費志愿填報服務(wù),有家長(cháng)認為“相比幾千元錢(qián),孩子的前途更重要,在保證能走的情況下盡量去好學(xué)校?!?/p>

 

在支持付費購買(mǎi)的家長(cháng)眼里,他們認為現在高考志愿填報流程復雜,新增專(zhuān)業(yè)也多,機構填報經(jīng)驗比家長(cháng)豐富很多,能給孩子們更多專(zhuān)業(yè)建議,覺(jué)得孩子辛苦求學(xué)這么多年,不希望他的分數浪費掉。

 

但也有往屆生家長(cháng)告訴媒體記者,當年他花了3000多元給孩子找了志愿填報機構,但過(guò)程并不滿(mǎn)意。

 

據華商報報道,該家長(cháng)表示在實(shí)際和機構溝通過(guò)程中,所謂的規劃師對專(zhuān)業(yè)設置、報考細節等了解程度不夠。因為填報時(shí)間緊張,大量家長(cháng)跟志愿規劃師對接,他們根本忙不過(guò)來(lái)。所謂的個(gè)性化定制,不過(guò)是讓孩子填一些表格分析性格,給出一些學(xué)科上的建議,而這些內容不少免費網(wǎng)站上都有。

 

在推薦專(zhuān)業(yè)時(shí),機構也會(huì )迎合家長(cháng)的焦慮情緒和功利心態(tài),把孩子感興趣的一些專(zhuān)業(yè)用“沒(méi)錢(qián)途”來(lái)打消念頭。

 

該家長(cháng)認為,與其找一些不知名的小機構付費填報志愿,不如家長(cháng)和孩子靜下心來(lái)好好研究填報指南和專(zhuān)業(yè)名錄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,有些機構都是噱頭大于實(shí)際。

 

在2023年6月,教育部就發(fā)文提醒過(guò)考生和家長(cháng)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從未發(fā)放過(guò)“高考志愿規劃師”這類(lèi)職業(yè)資格證書(shū),某些社會(huì )機構所謂的“志愿規劃師”“專(zhuān)家名師”等大多是臨時(shí)招募的社會(huì )人員,所謂的輔導也可能是機構提供的“臺詞”。

 

填報志愿前,招考機構都會(huì )發(fā)布高考成績(jì)統計以及近些年來(lái)的錄取情況,高校也會(huì )介紹學(xué)校的招生章程、錄取分數等信息,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并不存在什么“內部信息”“內部數據”。

 

但在對高校信息缺乏了解、信息不對稱(chēng)的情況下,多數家長(cháng)都抱著(zhù)“考得好不如報得好”“不能浪費分數”的心態(tài),將目光投向志愿填報服務(wù)。

 

火爆的市場(chǎng)也吸引了許多良莠不齊的機構,滋生不少行業(yè)亂象。


 

錄取不上,承諾的退費卻難以?xún)冬F

 

相關(guān)投訴平臺上不乏關(guān)于志愿填報服務(wù)的投訴,截止2024年6月11日,網(wǎng)上投訴平臺黑貓投訴上共有321條關(guān)于“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”的投訴數據,主要集中在虛假宣傳、誘導消費、錯誤填報導致滑檔等問(wèn)題上。

 

例如,有的消費者表示某公司推出的高考優(yōu)志愿服務(wù):“付費59元后,功能根本用不了,存在虛假宣傳,誤導消費者?!币灿腥送对V道:“機構當時(shí)的承諾是沒(méi)學(xué)校錄取全款退,然后我沒(méi)學(xué)校錄取,他(機構)不退了,開(kāi)始狡辯了?!?/p>

 

將網(wǎng)友投訴問(wèn)題標題內容進(jìn)行詞頻分析,刪去“退款”、“高考”、“志愿”、“教育”、“有限公司”等不屬于投訴問(wèn)題的詞語(yǔ)后,發(fā)現投訴主要集中在商家虛假宣傳、錯誤誘導、推卸責任等問(wèn)題上。



針對市場(chǎng)亂象,教育部發(fā)文指出,要求各地“開(kāi)展高考志愿填報咨詢(xún)活動(dòng)專(zhuān)項治理,加強高考志愿填報預警,公開(kāi)違規舉報電話(huà)和咨詢(xún)電話(huà),及時(shí)妥善處置信訪(fǎng)問(wèn)題,切實(shí)維護考生合法權益?!?/p>

 

事實(shí)上,志愿填報服務(wù)之所以有市場(chǎng),最關(guān)鍵的原因是教育部門(mén)、學(xué)校沒(méi)有對學(xué)生進(jìn)行升學(xué)指導規劃、生涯教育等培訓和服務(wù),讓不少學(xué)生、家長(cháng)在選擇學(xué)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時(shí)存在疑惑,這給了許多機構利用信息差的機會(huì ),衍生出龐大的市場(chǎng)需求。

 

教育部在《關(guān)于做好2024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》中指出,各高中階段學(xué)校要利用多種宣傳媒介為考生和家長(cháng)提供公共服務(wù),加強一線(xiàn)班主任、任課教師培訓,為考生提供優(yōu)質(zhì)的個(gè)性化咨詢(xún)服務(wù)。

 

同時(shí)也提醒考生和家長(cháng)不要迷信所謂高價(jià)、天價(jià)志愿填報咨詢(xún)服務(wù),要結合自身情況,綜合考慮個(gè)人志向、興趣愛(ài)好等多種因素,科學(xué)自主填報。

 

志愿填報機構的出現,豐富了填報志愿的咨詢(xún)途徑,打破了信息差,一定程度上實(shí)現了更公平的填報自由,但由于市場(chǎng)正在野蠻生長(cháng),導致天價(jià)服務(wù)、貨不對板、虛假宣傳等市場(chǎng)亂象頻出,這就需要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嚴格監管,甚至教育部門(mén)能否牽頭,或者與志愿填報機構合作,讓更多考生都能接受到這一服務(wù)。一個(gè)規范化的高考填報市場(chǎng),對于廣大考生來(lái)說(shuō),才是最需要的。

 

參考資料:華商報《上萬(wàn)元搶購、一對一服務(wù)、個(gè)性化定制…高考志愿要不要花錢(qián)找人報?》

鈦媒體《收費上萬(wàn),天價(jià)高考報志愿收割家長(cháng)?》

數據新聞編輯:陳華羅 實(shí)習生張依林

新媒體設計:苗奇卉

校對:李立軍